关闭

菜单

人气:加载中...

都以为我无敌 (2023)

豆瓣6.5分

主演:内详  

导演:未知  又名:

豆瓣精彩点评:

剧情介绍

退婚后,在综艺里扮绿茶的我被京圈太子爷疯狂打脸。

「这边空这么多位置你不坐,非挤在裴稚旁边?他身上有吸你的磁铁?」

弹幕纷纷称他为鉴茶使者,可当心机女想趁机踩我一脚的时候,他又反过来护犊子。

弹幕也回过味来:「不是,这俩怎么有点好嗑?」


"

1

重生后,我穿成了一本娱乐圈文里的糊咖。

好消息是,我没被安排剧情,可以自由发挥。

坏消息是,我的家族全员炮灰。

醒来后我立刻打开热搜,查看目前的剧情进度。最上面几条映入眼帘——

#来做客吧官宣

#来做客吧谢言之

慢综《来做客吧》已经官宣了首位嘉宾谢言之。

「该死的。」

我关掉手机,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。

要是穿过来的时间点能提前一些,我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谢言之和裴稚上这档综艺。

眼下谢言之没机会了,但裴稚还有。

「哥,十万火急,你在哪?!」我火速给裴稚打了个电话。

「什么事?」那头的声音清冷慵懒,不疾不徐。

「我要见面和你说!」我再次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。

裴稚那边沉默了几秒钟,似乎是在思索见面的时间,片刻后说:「午饭见吧,我现在要签新综艺的合同。」

新综艺?!该不会是……

「千万别签,等我过去啊!你不能上这档综艺!」

可是裴稚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挂了电话,我猛踩油门前往他的工作室,可是到现场时,只剩下裴稚一脸无辜地看着我。

「签完了?!」

「嗯。」

我崩溃。

他倒是一脸无所谓:「已经答应了大侄子,不好反悔的。」

见我脸色不好,他从冰柜里拿出一罐饮料,单手打开递给了我,才问道:「你不是一向不管我和小言的事吗?」

看文时,确实觉得他们的下场如何都与我无关。

可现在,虚无缥缈的角色变成了我的家人,我又怎么能坐视不管?

「我掐指一算,觉得你们俩不适合上这档综艺来着。」我抿了口饮料,是我爱喝的荔枝味。

裴稚的目光落在我的手上,欲言又止,不知是想说什么,最终只是顺着我的话又问:

「为什么不适合?」

「因为……」

你没有好下场。

因为你和谢言之,都只是个炮灰!

而这档综艺,就是源头。

裴稚会在综艺拍摄期间爱上女主,可惜爱而不得,陷入旋涡。

谢言之自然是支持裴稚的,所以结局时他们两个全都没有好下场。

但这些,我没法直接对他说。

裴稚直直看着我,一直在等我说后半句,我灵光乍现,看来只能换个方法救他们了!

「因为……你们俩约好了去上综艺却不带我!」

裴稚一愣,嘴角随即漾开笑容,明明是透着冷丧感的眉眼,笑起来却带着微风般的柔。

其实看文时我就很喜欢前期的裴稚,长得帅演技又好,可是后期就像失了智,被作者写成了因爱生恨的精神病。

完全偏离了眼前这个就连声音也散发着魅力的男人:

「我的宅女妹妹终于有心娱乐圈了?」

啊啊啊,有这样一个帅惨了的亲哥,我怎么忍心看着他走向那样的结局!

2

在裴稚和谢言之的力荐下,我顺利成为《来做客吧》第 5 个常驻嘉宾。

因为是最后一个,又最糊,我的出场冷冷清清。

只有谢言之把我当作朋友介绍给观众。

因为我的真实目的并不是出道,所以不想蹭他俩的热度,就提前商量好了不公开关系。

进屋后,嘉宾们正坐在环岛沙发上聊天。

裴稚坐在最左侧,五官惹眼得过分,见我来了,疏冷的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笑意,淡淡道:「来了。」

不用看也知道,弹幕肯定在这一刻议论纷纷,毕竟裴稚一向冷淡,从不会刻意亲近任何女生。

我拘谨地回应了一下,就默默坐在最右侧,将目光锁定在了裴稚身边的人身上。

「欢迎鹤淇,你好,我是文冰冰。」她温柔谦逊地朝我打招呼。

遗世独立的气质,明艳又冷俏的脸……

是她了,这本书里的女主,文冰冰。

她在哪里,哪里就是舆论的主场。

【赶紧让你正主去炒别家,别再吸许斯南的血。】

【这里有许斯南?某家粉别上赶着贩剑。】

【明明是你家主子倒贴爱蹭好吧。】

许斯南,正是书里的男主。

两人因被狗仔偷拍而产生误会,分道扬镳。

这档综艺,其实就是许斯南追妻火葬场的开端。

而裴稚只是两人虐恋 play 的一环。

一想到文冰冰这头接受着裴稚的好,那头又和许斯南纠缠不清。

我内心就三个大字:退、退、退!

3

于是我当机立断,强行挤在了裴稚和文冰冰中间。

「冰冰老师好!我前段时间还在追你的剧,可以给我签个名吗?」

我的举动令人意外,只有裴稚主动让了让位置。

弹幕自然是超级不爽。

【这人是要干吗?】

【故意的吧,八百线糊咖抢镜头啊!】

【裴稚和冰冰好惨,被绿茶盯上了。】

文冰冰或许是感到唐突,开口婉拒:「当着其他三位老师的面,我有些不好意思呢。」

心机女配孟然因为没抢到裴稚身边的位置,早就心生不爽,怪声调侃:

「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签完我们再签呗。」

她本来就是直爽御姐人设,所以弹幕只是哈哈大笑,并没觉得不妥。

我松了口气。

虽然此举确实绿茶,但实在是因为——

「接下来我们就按照座位分房间好了。小言、然然和冰冰去楼上的三间,鹤淇和裴稚在一楼的两间。」导演组 cue 流程。

房间很重要。

原书里,在非直播时间,就是因为裴稚和文冰冰都住在一楼,所以文冰冰每次心情不好时,都是裴稚在小院里陪伴她,日久生情。

而这只是第一关。

「哎呀!裴老师,你可以帮我递一下袋子吗?」

第二关来了。

拖着行李箱的孟然上楼梯上到一半,手里的袋子突然滚了下去,正掐着嗓子求助裴稚。

文冰冰会在这里被袋子绊倒,从而和裴稚有第一次肢体接触。

于是我大喝一声:「小心!」

然后在抓住文冰冰的行李箱的同时跪地扶住了她。

以求婚的姿势。

弹幕笑疯了。

【人不红果然没有偶像包袱吗?】

【可是也太刻意了吧。】

【好笑就行。】

裴稚担心地冲过来,顾及着直播镜头,只在我耳边低声询问:「摔破了吗?」

我站起来揉了揉膝盖:「没事,就是膝盖磕秃噜皮……」

然而话没说完,文冰冰已经目光如水地望向了裴稚:「我没事,谢谢你,裴学长。」

万万没想到,文冰冰趁裴稚放心地抬眼看向她的时候迅速给自己加了戏。

直播间的粉丝直接炸了:

【啊啊啊这声学长我嗑到了。】

【我就知道裴稚是在紧张冰冰,文稚冰冰是真的!!】

【要不是鹤淇的话他就抱到冰冰了。】

【鹤淇你杵中间干啥,可以退场了。】

大意了

她是女主,有无数种和裴稚套近乎的方式。

我绿茶不成反而助攻。

4

不过抓马的出场竟然还让我收获了一些粉丝。

看来绿茶行径是可行的。

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

正在这时,「老人们和小孩(3)」群聊发来信息。

无敌帅气的崽:「小姑姑,药膏抹了吗?」

我:「你这个逆子,我下跪的时候就是你带头笑的吧?」

谢言之不再回复。

裴家的大腿:「小淇,腿还疼不疼?」

果然还是亲哥关心我。

于是我反手送他一个惊吓。

我:「哥,让我当你的舔狗吧。」

裴家的大腿:「?」

我:「我决定在综艺里立这个人设。」

裴家的大腿:「你的大脑很清奇。」

我:「你就保持自己,对我冷漠就好了。」

裴家的大腿:「对你怎么冷漠?」

裴稚在书里外冷内热,对家人很好,后期生变的最大因素便是许斯南间接害得谢言之发生重大事故。

想到这里,我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化身绿茶大师,在观众的雷区上蹦迪!

然而计划还没实施,节目组就更新了一则重磅消息。

「由于我们的综艺热度很高,所以导演组决定增加一位素人嘉宾,他的资料已经发给大家啦。」

导演说完,给每个人都私发了一条信息。

点开那人的资料时,我脑袋嗡的一声。

不是吧,那个人怎么也要上综艺了?这是原书里没有的情节!

「天呐。」看到资料后率先有回应的是孟然,她夸张地捂了捂嘴,「竟然是他?他对我们来说可不算是素人。」

我又看了看裴稚和谢言之,他俩的眼神果然都心照不宣地瞟向我。

谢言之乖巧地露出小虎牙:「谢谢导演组,可以多个人和我还有裴哥一起做苦力了。」

文冰冰的话则更耐人寻味:「虽然很意外,但很欢迎他的到来。」

嘉宾们这样的反应也吊足了观众的胃口,纷纷期待起来。

只有我忐忑不安。

不管了,还是先做好该做的事,阻止文冰冰和裴稚生情……一扭头,俩人竟然一起切水果了?!

我立马就是一个加入!还甜甜地叫了声:「裴稚哥哥,我也来帮你吧。」

裴稚愣了一下,满脸写着「你来真的?」。

我微笑,眼神示意「yes」。

文冰冰没说什么,但弹幕大无语。

【我就说鹤淇很刻意好吧,果然是为了接近裴稚。】

【能滚吗?别来打扰我们文稚冰冰。】

【本来觉得她挺真实的,是我年轻了。】

与此同时,门口传来一道冷冷的、略带不爽的声音:

「怎么一进来就听到这么假的声音?」

三秒沉默后,弹幕炸锅了。

【这是素人嘉宾??卧槽,帅炸了。】

【稚稚对不起,我要娶小老公了。】

【导演组有点东西!!一分钟内我要素人的全部信息。】

……

5

站在门口的男人眉眼凌厉,优越的鼻峰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,目光冰冷透着懒散。

「小靳总,没想到你真的会上综艺啊!」率先迎上去的是孟然,笑得就差直接在脑门上写「谄媚」俩字了。

靳舟没理她,兀自前往沙发区域。

只在路过厨房时冷冷瞥了一眼我和裴稚……或许没有裴稚,只有我。

我慌忙低下了头。

裴稚在直播镜头拍不到的桌案下面拍了拍我的手,示意我放轻松,然后走向靳舟:「欢迎。」

「嗯。」靳舟从鼻腔里挤出一个音节。

气氛莫名多了一丝压迫感。

只有谢言之兴冲冲下了楼向靳舟问好:「舟哥来了?你不是说这两个月会很忙吗?」

靳舟的目光在这间小木屋里扫视了一圈,缓缓开口:

「因为某些人,不忙了。」

孟然立刻打趣:「谁能有这么大面子?」

我心头一紧。

弹幕也各种猜测,但好在快到晚饭时间,大家都要各忙各的,没人再提这茬儿了。

吃晚饭的时候,因为我不想面对靳舟,所以最后一个才走出厨房,却发现大家已经围着矮桌坐好。

唯一的空位,在靳舟旁边。

我略一思索,只能硬着头皮再次挤进了裴稚和文冰冰中间。

「裴稚哥哥,不好意思,挤一挤哈。」

别告诉我弹幕在说什么,我不想听。

没想到满脸黑线的靳舟替弹幕张嘴了:「这边空这么多位置你不坐,非挤在裴稚旁边?他身上有吸你的磁铁?」

弹幕齐刷刷鼓掌。

【帅就算了,还有张鉴茶的好嘴。】

【终于有人替裴稚发声了。】

最后是裴稚帮我解了围,主动让位,但是弹幕骂得也更凶。

吃完了这顿坐立不安的饭,我立刻冲去导演组。

「导演,明星慢综加个素人,你不觉得很奇怪?」

导演点点头:「觉得啊。」

我无语:「那你还加他?」

导演耸耸肩:「我有职业道德啊,他出钱他说了算。」

正在我打算继续据理力争的时候,身后猝然响起一道冷厉的声音。

「怎么,敢背后诋毁我,不敢见我?」

6

我第一反应,溜之大吉。

靳舟却一把揪住了我的后领,扭头朝周导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:「你们可以撤了。」

顷刻之间,导演组散得干干净净。

真有职业道德啊。

「大佬,我什么时候诋毁你了?我都是背后说你好话啊。」我转过身,满脸堆笑。

眼前的人五官立体,精致不输影帝裴稚,只是冷似冰山。

嘶,书里也没描述过他的外貌啊,没想到这么帅。

「别装了。」他沉着脸道。

我莫名怵他。

到底什么时候诋毁他了?如果是因为退婚的事,他也同意了的,不至于现在才翻旧账吧。

见我是真的一脸无辜,靳舟不耐烦地挑了一下单边的眉,然后带着压迫感逼近我,帅气出众的面孔令人窒息:「既然你那么看不惯我,不想和我扯上关系,那我就如你所愿。」

最后一句话,基本是一字一字吐出来的。

听起来更阴森森了。

在我还想问清楚的时候,文冰冰突然从屋里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着摄影机。

我立刻慌不择路地拿起斧头假装劈柴,他说得没错,我不想和他扯上关系。

也不能。

然而,柴都在吃饭的时候烧完了,这大晚上的哪有柴呢?

「小淇,你……为什么拿个斧头站在那儿?」

我:「……」

「我说我想劈柴,你信吗?」

说完我就后悔了,头顶上传来一声嗤笑:「大晚上劈柴,给鬼烧?」

弹幕也随之吐槽:

【真是个秀儿。】

【这姐的行为真是匪夷所思。】

【她该不会是想吸引靳舟的注意吧。】

靳舟看着我,下巴微扬,分明就是在故意挑衅。

我淦。

突如其来的胜负欲让我在这一刻握紧了斧头。

士可杀不可辱,老娘真的劈给你看!

「小言还是个 18 岁正在长身体的孩子,不能老让他干重活,所以我要替他分担!」

我胡诌了个理由,然后把斧头扛上肩,大步朝树林走去。

路上,我随便捡了些树枝,然后苦思冥想除了退婚外到底哪里得罪过靳舟。

等再回神时突然发现……

我好像迷路了。

7

去找导演时没想到会碰到这茬儿,所以没拿手机。

月黑风高,阴风阵阵,我蓦地有点慌,便加快步伐,埋头赶路。

正在这时,前方什么东西一晃而过,还在地里来回蹦跶……

我浑身一僵,脊背发凉。

紧接着那东西竟然朝我飞奔而来,我定睛一看:「卧槽,是狼?!」

家人们什么也别说了,我根本顾不上仔细想想这地方怎么可能有狼,反正转头就是一个猛跑。

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,应该是裴稚!

我像看到救星般化身战斗鸡一边大叫一边扑向他:「哥哥哥哥哥!」

不等他回应,我整个人已经跳在他身上,回头看到那匹狼也冲过来停在他脚下,吐着舌头,一脸憨憨相。

「原来是呼噜啊,呵呵……」呼噜是邻居老奶奶家里的哈士奇。

刚把心放下来,却听见抱着我的人忽然开口,语气沉沉的:「抱够了就下去。」

这声音……不是裴稚!

我猛地回过头,靳舟的脸近在咫尺,高挺的鼻尖几乎能蹭到我的鼻子。

「是……你。」我心跳莫名加速。

「还不下去?」他看起来很是不爽。

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死死搂着他的脖子,双腿夹着他的腰。

「对不起!」我急忙跳下来,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回味了一下他结实身体的触感,就……还不错呢。

「吓成这样,还扛着斧头逞能。自不量力。」他语调平缓,可脸很臭,似乎很不高兴。

我小心翼翼地举手:「请问大佬,呼噜怎么来了?」

「你以为大晚上很好找人吗?笨到连手机都不带,当然只能借它来试试了。」

我像是再次惹到他一般,被他一顿输出。

这人应该吃点祛火药……

但我不敢说出来,只能小声吐槽:「谁出的馊主意啊,裴稚吧?不,一定是谢言之那个逆子!」

没想到靳舟缓缓道:「是我。」

我立刻:「谢谢,很妙的主意!」

但没想到他猝然皱起眉:「你很开心?」

他好像真的生气了,劈头盖脸责备我:「你知不知道这里都是山路,斜坡很多,万一出事了怎么办?」

气氛一时静止。

「对不起。」我意识到错误,乖乖道歉。

他没再说话,别过脸。

我像个犯错的小孩似的沉默地跟在他身后。

终于和裴稚还有谢言之碰了面,裴稚正想感谢靳舟,可靳舟毫无预兆地转身就走。

「看好你妹妹,以后发生这种事我不会再帮忙。」

8

谢言之担心靳舟因为我而一气之下封杀他和裴稚。

「毕竟舟哥为了小姑姑拒绝了秦家的联姻,而小姑姑却甩了他!」

「瞎说!」我一巴掌糊向他的脑袋,「他是为了气秦可盈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。」

靳舟和秦家千金是门当户对,青梅竹马。

原文里写,秦可盈为了一个穷小子拒绝了靳舟,才便宜了裴家。

正因此我才拒了婚,反正这不过是靳舟为了赌气做的决定。

「可他这么和我过不去,难道真的很恨我?」

实在是费解。

回去后,孟然「无心地」在直播里透露了这件事,观众得知后骂得很凶,她又假惺惺替我说好话。

镜头外,她才直白地指责我:「给导演组添麻烦也就算了,还害得靳总也要半夜跑出去找。」

谢言之替我解围:「舟哥也担心小淇啊。」

只要靳舟不说话,这事也就过去了,可他冷眼否认:「我只是担心她万一出事,会影响到直播,也会给我造成很多麻烦。」

我和谢言之无话可说,只能看着孟然幸灾乐祸,得意极了。

第二天,我们一行人出去采摘食材。

导演组看到山上的蘑菇突发奇想打算做一期野生菌科普。

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,我们一行人都采了些蘑菇回去,起锅后还特意多炒了几分钟。

快开饭前,孟然突然提出建议:「不如我们玩游戏,谁输了谁就先尝那盘蘑菇,这样可以避免我们全体中毒。」

我欲言又止。

「可是这样对那个人是不是不太公平?」文冰冰提出异议。

「这样才好玩嘛。当然了,大家不同意就算了,我只是随口一提哦。」孟然笑道。

其他人看向导演组,导演组看向靳舟。

靳舟耸了耸肩:「我无所谓。」

大佬发话了,大家自然都没异议。

于是我们用纸杯叠叠乐,一人叠一个纸杯,轮到谁的时候纸杯倒塌了,谁就输。

第一轮安然无恙,六个纸杯全部垒了起来。

随着纸杯越叠越高,也变得摇摇欲坠,再放一个或两个就会倒塌。

「看来今晚,不是你就是我了。」我看向靳舟,莫名紧张。

此时,第二轮只剩我和他了。

观众也很兴奋。

【怎么办,虽然不想大佬中毒,但好想看大佬脆弱的样子。】

【我懂!想看生病小狗。】

【赌一包辣条纸杯会在鹤淇这里倒了。】

【我赌两包。】

靳舟慵懒地抬起眼,示意我先。

我沉了沉气,拿起一个纸杯,屏息凝神地抬起手往上放,恨不得让心脏都停跳两秒。

就在我即将松手的时刻,耳畔突然传来靳舟低沉而冷冰冰的命令:

「千万别手抖,否则万一中毒了,又要给人添麻烦。」

温热的鼻息喷在耳廓,痒痒的。

他的唇也挨得极近,只要稍稍侧过脸,似乎就能碰上。

如他所愿。

我手一抖。

9

在众人的惊呼声中,纸杯倒塌了。

我有口难言,只好自认倒霉。

「小淇,要么我和你一起尝尝。」裴稚拿起筷子。

没等我说话,靳舟却一把从裴稚里夺过了筷子。

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我来吧。」

他夹起一块直接送入口中。

这下众人都消停了,放心地入座用餐。

「谢谢。」我坐在他旁边,小声道谢。

「不用。我说过了,我只是怕麻烦。」他一如既往不领情。

「其实你不用尝也没事啦,因为我喜欢吃蘑菇,我本来就想吃的!」天知道我看着这盘蘑菇流了多少口水。

炒菜的时候,我都想偷尝一个。

不过也好,他尝过了,我就能放心吃,我开心地夹起蘑菇就着大米饭吃了好几口。

真的香死了!

不一会儿后,吃饱肚子的我开始疯狂找大树。

有人问我:「你找什么呢?」

「大树!」我叫道,「我要抱树!我是一只树懒,我不能离开大树!」

尖叫、扭曲、阴暗地爬行,我要大树!

终于,我抱到了一棵温暖的大树,总算安心了下来。

但下一刻便突然被什么东西扯开,过了几秒才又重新抱住了一棵大树。

「好了,抱我吧。」好温暖贴心的大树,这棵大树一定叫裴稚吧。

我在树上安心睡去。

……

再次清醒时,我躺在医院里,挂着吊瓶。

眼前一阴一晴的两张脸上同时闪过惊喜。

谢言之:「小姑姑,你终于醒啦,你火了!」

靳舟:「树懒醒了,真不容易。」

「树懒?火了?」

我努力提取信息。

谢言之扬起笑容:「是呀,恭喜你出道数年终于有了姓名,霸榜热搜前三!」

但我看得出,他那笑容中带着些许尴尬与同情。

「我为什么火了?发生了什么?!」我满脸蒙圈。

「那个……要不等你病好出院了再说吧。」他果然支支吾吾不肯明说。

「不行!」

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。

「怎么火的,我怎么火的!快说!」我疯狂摇晃谢言之的肩膀。

谢言之却看向靳舟。

靳舟这才不慌不忙走过来,拿出手机递给我:「别折磨他了,自己看。」

看到视频后,我差点当场跳楼。

视频里,靳舟一脸无奈地揽着我,而我四肢并用,张牙舞爪地挂在他身上,还露出满足、欣慰、猥琐的笑容。

求求了,让我死吧!

网友们已经出了一堆搞笑视频和图片。

【鹤淇真的搞笑女,笑死我了。】

【感谢靳总,不然倒霉的就是我裴哥了。】

【靳舟:我还不如多吃几口毒晕过去算了。】

【别的不说,这姐真的贡献了这个综艺最大的笑点。】

而热搜前三则是——

#鹤淇把裴稚当大树反被嫌弃

#鹤淇挂在靳舟身上的笑容

#吃野生菌一定要记住这几点

这都什么鬼啊。

我真的会谢。

10

回去的路上,我缩在车门边,根本无颜面对靳舟。

「你病还没好?」自从上车后,靳舟周身就笼罩着低气压,他睨了我一眼,忽然问。

此话怎讲?我疑惑地看向他。

「现在是把车门当大树了吗?」

「……」

他还挺会阴阳怪气的,我尴尬地笑笑:「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以为那棵大树是裴稚我才抱的。」

「怎么,连抱树都要挑挑拣拣?」他的脸色并没有好转。

「当然不是了!我只是听到那棵树说话很温柔才以为是……不不不,我只是随便抱了一棵!」我慌忙解释,但怎么好像越解释越乱。

「既然这么随便,现在为什么又躲那么远?抱完就弃?」他冷笑一声,「确实,鹤小姐本就是这样的人。」

不是,这哪儿跟哪儿啊。

「我……我跟你说不清楚。」我摆烂了。

他的脸色却倏然骤降,目光犹如寒冰:「是因为我说话不温柔,所以跟我说不清楚?」

我崩溃了。

动漫都以为我无敌高清在线观看由没事影院整理于网络,并免费提供都以为我无敌剧照,都以为我无敌hdbd高清版,都以为我无敌酷播在线播放等资源,在线播放有酷播,腾讯视频,优酷视频,爱奇艺视频等多种在线播放模式,在播放不流畅的情况下可以尝试切换播放源。观看《都以为我无敌》切勿长时间用眼过度,避免用眼疲劳,如果你喜欢这部片子,可以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一起免费观看。没事影院收集各类经典电影,是电影爱好者不二的网站选择!